yabo.cn中国财经报微信

近几年来,非洲国家债务问题是国际社会和舆论关注的热点问题。在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召开期间,与会的非洲国家领导人在多个场合驳斥了中国致非洲陷“债务陷阱”论。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非洲部主任阿比比?塞拉西9月7日在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举行的论坛上表示,非洲国家债务问题是多种原因导致的,也是可控的。他指出:“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之后,很多媒体把中非合作描述成单一维度的,都在谈非洲欠中国多少债务、非洲债务情况是中国引起的等,但实际上这些都没有真正报道出中非合作是多层次、多方面的内涵。”

中国政府非洲事务特别代表许镜湖在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期间回答记者提问时说,非洲很多债务负担较重的国家,其主要债权方并非中国,将非洲的债务问题归咎于中国既没有道理,也没有证据。

阿比比?塞拉西对撒哈拉以南非洲45个国家债务情况的分析显示:2016年,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公共负债中,对华负债仅是其总债务的8.7%。2017年,大约三分之一国家面临着债务高风险或处于债务危机中,其他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的债务水平处于可管理水平。但处于债务高风险的国家仍有机遇改善这种状况,真正处于债务危机的也就五六个国家,必须要找出应对策略。

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研究学院中非研究项目发布的最新研究报告也支持了这一判断。其调查分析的17个面临着债务高风险或处于债务危机中的非洲国家中,除吉布提、赞比亚、刚果共和国外,其他非洲国家主要债权方并非中国,中国提供的贷款目前并不是造成非洲债务危机的主要原因。其中,冈比亚、佛得角、中非共和国、圣多美、普林西比、南苏丹、乍得和毛里塔尼亚8个处于债务高风险或债务危机的国家,来自中国的贷款规模相对较少。比如处于债务高风险中的佛得角,对华负债不到其总负债的2%。

在埃塞俄比亚等6个国家中,中国贷款占比多些,但这些国家也向其他融资方大量借款。比如自2000年以来,埃塞俄比亚获得了中方121亿美元的贷款,同时也向中东国家、世界银行和其他债权人借了290亿美元。加纳的外债大约是250亿美元,但中国贷款不足40亿美元。中国向莫桑比克的贷款为23亿美元,但莫桑比克的债务总额超过100亿美元。中国虽是喀麦隆最大的单一债权人,但中国的债务占比不到其总数的三分之一。

津巴布韦对外债务中,中国占比较小,其对巴黎俱乐部和多边债权人的负债占77%。苏丹的债务“大致在巴黎俱乐部和非巴黎俱乐部国家之间平分”,而非巴黎俱乐部国家除中国外,还包括和其友好的海湾国家。

许镜湖说,非方的债务原因比较复杂,也是长期以来累积和遗留下来的。近几年,随着国际经济周期性的波动,也加剧了非洲国家的融资成本。由于非洲国家大多数是依靠原材料出口,这几年国际市场原材料价格下跌,使一些国家财政收入减少,加重了债务负担。

商务部副部长钱克明日前在回应中国致非洲陷“债务陷阱”论时也表示,债务问题是一个老问题,特别是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全球大宗产品价格下跌,给非洲资源型国家的发展带来很多问题,其中包括外汇收入减少、债务上升。

阿比比?塞拉西也同意这一观点,他认为,债务问题与经济增长放缓息息相关,经济增长放缓提高了公共债务水平。比如乍得等原油出口国,经济增长在2014年和2015年面临崩盘,债务率大幅攀升。阿比比?塞拉西表示,撒哈拉以南国家,大多数只要改变收入结构,如投资于教育、卫生、基础设施等项目以增加税收和收入,就可以继续投资发展项目,避免陷入债务危机。

卢旺达总统保罗?卡加梅在北京峰会期间说,资金是推动非洲发展所必需的,批评来自那些“出钱太少”的人。塞内加尔总统马基?萨勒在北京峰会闭幕的记者会上呼吁,别被西方对非洲和中国债务问题的批评“搞乱了认识”,债务问题得到了“很好的控制”。

为推动北京峰会提出的“八大行动”顺利实施,中国愿以政府援助、金融机构和企业投融资等方式,向非洲提供600亿美元支持,其中包括:提供150亿美元的无偿援助、无息贷款和优惠贷款;提供200亿美元的信贷资金额度;支持设立100亿美元的中非开发性金融专项资金和50亿美元的自非洲进口贸易融资专项资金;推动中国企业未来3年对非洲投资不少于100亿美元。

许镜湖强调说,在和非方合作的时候,中方会认真做好充分的项目可行性研究、可行性论证,特别是要考虑到项目建成以后的自足、可持续发展,要以帮助非洲增强造血功能为原则来规避战乱和财政方面的负担。

同时,为降低非洲国家债务水平,中方免除与中国有外交关系的非洲最不发达国家、重债穷国、内陆发展中国家、小岛屿发展中国家截至2018年底到期未偿还政府间无息贷款债务。

此次北京峰会成果之一《中非合作论坛—北京行动计划(2019—2021年)》,对未来3年和今后一段时间中非在政治、经济、社会发展、人文、和平安全等领域务实合作进行了规划,描绘了中非合作共赢、共同发展的新蓝图。如在经济合作方面,涉及农业及粮食安全与食品安全、产业对接与产能合作、基础设施建设、能源资源、海洋经济、贸易、金融等领域。

在阿比比?塞拉西看来,中非合作是多层次、多方面的,而这是被媒体所忽视了。他认为,多层面合作主要体现五个方面:一是中国经济在过去30年间取得的成就提供了灵感和经验,这是最重要的;二是技术转让;三是双边贸易联系加强;四是私人投资增长显著;五是基建融资方面。如“减贫”领域,对全球减贫贡献率超过70%的中国,在产业扶贫、金融扶贫、教育扶贫、健康扶贫、易地搬迁等“中国式扶贫”的做法,贡献了中国智慧和中国力量。

许镜湖表示,非洲致力于实现工业化、经济多元化、现代化,但资金、人才和基础设施这三大瓶颈长期以来制约着非洲的发展。中国有人才、资金、设备、装备方面的优势,可以补充非洲的短板。根据非方希望,中非双方协商确定项目来帮助非洲破解这三大瓶颈。

以2017年正式开通运行的肯尼亚蒙内铁路为例,总投资38.04亿美元中,中国进出口银行承担了90%以上的融资贷款,大大化解了肯尼亚一次性出资过大而对经济发展可能造成的消极影响,确保蒙内铁路从图纸变成现实。据肯尼亚有关方面统计,蒙内铁路不仅大幅降低了沿线物流成本,还创造了大量就业岗位,优化了投资环境,提升了对外承接产业转移能力,可以为肯尼亚全国经济发展贡献年均1.5%的增长速度。

阿比比?塞拉西举例说:“作为埃塞俄比亚人,我们国家的政策制定深受中国的启发。中国当前已成为全球经济增长的动力源,中国不仅给我们带来了灵感,也带来了发展模式。”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