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姐在飞机洗手间内穿内衣自拍、快40了、这么多人口味真重

空姐执勤时飞机洗手间发内衣照被开除,法院:合同系合法劳动争议民事判决书显示:乘务长郭某在某航班限流等待期间在飞机洗手间穿内衣自拍,并配“我穿后升杯了”等广告文字发朋友圈。发布不久后郭某撤回,在此期间被人截图举报。后航空公司以郭某利用工作时间从事私人事务,在网络发布不雅照片违反公序良俗造成不良影响等为由,向郭某发出《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郭某认为航空公司违法解除劳动合同,将其诉至法院。法院认为,其自拍处执勤期间且有损社会风俗,合同系合法解除。空姐执勤时在飞机洗手间发内衣照被开除,法院:航空公司没错

在卖内衣都这么卷了?需要出卖色相了? 你要说在飞机没有起飞的时候拍两张照片就影响飞行安全了,有点上纲上线。 但乘务长上班时间把这些情趣照片发到朋友圈这种行为真是匪夷所思,让人不能理解。 社会上对于空姐的非议本就很多,你作为乘务长,没事开个直播科普点安全知识、飞行知识,还能赚钱,还能给空姐正名: 你看我们也是靠本事吃饭的… 皆大欢喜,何乐不为。 退一步说,你非要卖内衣,照片是不是也可以拍得正规些… 非要上班时间在朋友圈发这些不雅照,不提空姐身份, 有谁看到这照片能觉得你是个正经人? 确实有辱航空公司美誉。 能干出这事来,挺不靠谱,也挺不安全的,估计这是解除劳动合同的真实原因吧。 对了,不得不说,身材挺好。 好好卖内衣吧,能挣着钱…

作为有十五年工龄的乘务长,更加应当认识到在朋友圈发布不雅照片对航空公司形象、航空安全声誉、对公序良俗造成的负面影响。但从自拍行为来看,郭某作为航空公司乘务员的身份在微信朋友圈内是公开的,一言一行均能代表航空公司的形象。郭某发布的照片中可见航空公司飞行器机舱,其所附的文字表明是机舱洗手间。郭某在机舱内穿着内衣发朋友圈,有损社会风气和公序良俗,违背空乘人员的行为规范和职业形象。 微信朋友圈作为国内主流的网络社区之一,传递信息的效率、速度、范围均具备迅速、广泛的特征。郭某作为乘务长,本身应起到示范作用与带头作用,但是其利用工作时间、工作场所发布不雅照宣传内衣商品,必然造成不良的社会示范效果,对航空公司的形象、安全声誉均会造成较大影响,从而影响社会公众对航空公司安全声誉的信任。 综上,航空公司作为负责人民群众出行安全的特殊企业,对影响飞行安全的行为持“零容忍”的态度具有合理性。据此法院认定解除劳动关系是航空公司依法行使管理权的体现,应认定为合法解除。

昨天笔者发了关于空姐工作时在飞机洗手间内穿内衣自拍这篇文章,有很多的网友私密我要空姐的图片,既然网友这么有好奇心,那笔者就满足你们的好奇心,笔者上网收了一下,发现知乎胖熊猫发了9张图片,具体是不是这里就不能说了,这里可以告诉大家的是。这空乘1983年的,快40岁的人了、这么多人口味真重… 应该就是平时做微商卖内衣的,发图的时候忘了分组,被同事抓住了把柄。 有人的地方就有斗争,空乘也不例外,现在内卷成这样,斗得更厉害了。 疫情之后空乘的日子过得很苦,很多空乘没航班,我朋友圈里面的空乘,自己拍健身VLOG的拍VLOG,当带货主播的当主播,在家闲着没事干的更多,只有一个乘务主任日子过得还可以。 上个月一个小空乘晒一下工资,一千三百块,是真的惨。

为什么薪水不错的空姐会去搞这种低俗的副业?因为疫情,这里说一个真实的事情。疫情前以飞国际航线为主,每个月大概三四班大国际,偶尔飞几班国内,绝大多数时间不在基地,这是背景。 我清楚的记得一月中旬飞一班欧洲,悠闲地和同事逛街下午茶,完全没有关注国内疫情的爆发,当落地刷微博得知武汉疫情的时候还盲目乐观地觉得离自己很远,于是去崇礼滑了雪,高铁上寥寥无几的旅客让我觉得事情远没那么简单。除夕飞国内过夜,旅客中一部分人戴上了口罩,公司也派发一次性口罩,虽然有点薄。

一月底飞东南亚某国,那天顶着大太阳跑遍附近所有的药店和日本药妆店,帮同事带回满满一箱口罩消毒棉洗手液酒精,酒店楼下的商铺已经开始出售假冒伪劣口罩,候机楼里免税店到处写着“武汉加油”,和埃航的小姐姐一起排队安检,看到口罩戴反,善意帮她纠正,这是我最后一班自由的国际,可以外出。三月份飞北美,完全禁足在酒店,无比想念国内的外卖。再接下来的飞国际,就是全副武装,入境隔离十四天,鼻拭子好痛苦,现在看到长长的采集棉签好想逃,可就算墨迹半天也躲不过被按住头狠狠地捅出眼泪的命运。

从二月份以来,除了飞国际的那个月小时数可以突破20,其他均在20以内,三四班国内最多,每个月的薪资3000+,有国际的线+,八月份飞的最多,好像有5000+,这里指的是基本工资和小时费的总和。疫情对一线城市的乘务员太不友好了,好朋友没有一个可以靠自己生活的,基本是家里救济(当然跟圈子有关,我圈子里的人和我一样无能),飞机上再也没有听到大家探讨护肤彩妆,哪儿的餐厅很棒,又或者某个品牌新推出了好看的包,聚在一起研究厨艺倒是常态。

朋友圈里的同事一个个在辞职,听说有去做直播的,好像挺成功,好朋友有的干脆辞职结婚,有的准备雅思出去读书,还有的和我一样,苦苦撑着,期盼着民航春天的到来。 生活改变太大了,考验的是心态,毕竟生活水平一落千丈,当初能取悦自己的东西现在都没资格看一眼。每一天都是养生girl,吃好饭,看看书,养养花,活动下筋骨,闲下来和闺蜜有更多的时间腻在一起,彼此陪伴。由奢入俭好像也没那么难,父母以为我半年就熬不住了,没想到我不仅熬过一次次的隔离,还能享受生活的别样滋味。

对现在的生活肯定是有不满的,女孩都是爱美的,而有些美的追求是需要物质支撑的,不过现阶段能力范围内只能给自己提供这样的生活,那又有什么怨言呢?是满腹抱怨的度过一天又一天还是尽力把日子过得饱满温暖呢?前段时间偶遇这城市的绚丽晚霞,好美哦,步履匆匆,从没认真感受过这座城市的风景,而此刻我很满足。 随遇而安,有些事看起来残酷,但反过来想想也是另一种慈悲,大概是上天心疼我飞得太累,让我好好歇一歇呢,不过我也有自己的担忧,假如真的有一天恢复到疫情前水平,我是否还能承受那样的劳动强度,从好吃懒做到起早贪黑没日没夜,那么难哦。

相较于世界疫情爆发后,主动选择在基地或回国停薪留职的同事,答主从国内疫情之初,因他国入境管制使得航司运力不足,被迫留守国内。眼前安全无恙,领着勉强糊口的基本工资。 不同于国内航企,靠中转运输起家的中东航企,随着欧美疫情的全面爆发和中东疫情蔓延,情况不容乐观。隔壁两家航企于3月25日,宣布全面暂停客运航线条客运航线%的机队闲置,除澳洲外的大部分航线%。 如此低迷的行情,影响不可谓不深远。 不少同事因为疫情,提前离开这个行业。

空姐兼职的很多,自拍已经很不错了,像很多漂亮的空姐大部分都去酒吧兼职,这个就不多说了,会封号,空姐不好的有很多,金钱是配置人力资源的有效方式之一。财富自由意味着选择的自由和人生的多样性。 从我狭隘的眼界和短暂空乘从业经历看,大多数同事都是来自普通家庭有着普通学历和长相稍微出挑的普通人。 即使同事中不乏英美澳加海归硕士和职场精英,也依然改变不了这一行只是体力劳动,入行门槛和天花板都相对低的现实。 有些有钱人,只是恰好选择成为空乘而已。 如果有实现财富自由的人从事空乘,不用妄加评论和臆测,任何不知情的臆测都容易落得像皇后娘娘烙大饼一般的笑话。

有些奢侈品可能并没有你想的那么奢侈。 五星级酒店里的餐厅算高档吗?多哈很多酒店和餐馆都有空乘协议价,吃个自助喝个酒,再打个折扣大概国内一线城市CBD吃吃喝喝消费水平。 很多国内的奢侈品大牌在欧美的奥莱免税店价格也没多吓人。巴塞的打折购物村,废垃圾毛的平底鞋1500人民币就能入一双,还不算退税。米兰大教堂后面的马斯马拉剪标店,一件羊绒大衣一万不到就能穿到中年发福,奢侈吗?

这类人群并没有很多,而是一小部分,要么本身家境优渥从小便形成高消费习惯,要么背后有大于等于一位以上的富二代官二代男友/追求者为取悦她们而自愿充当提款机,又或是通过自身奋斗发展副业,从事代购或投资美容院、礼仪培训机构等等。 有家室或正计划安家定居的空姐,也会和普通都市打工人一样迷茫和惆怅,一样面临上有老下有小的生活窘况,生活如此多艰,房贷车贷奶粉钱哪样不扰人心?她们恨不得把一块钱掰成两块钱用呢,还高级餐厅?奢侈品? 空姐只是千万职业中的一个选择,并不是当上空姐就会被自动渡上一层白富美光环,对于不少人来说,这个职业只是暂时性职业过渡,待他日寻到良机便会选择跳槽离职,而有些人则因苦于身无一技,只能继续在民航苦海安身立命。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